爱情里,请不要偷懒!

你发觉了吗? 爱的感觉,总是在一开始觉得很甜蜜, 总觉得多一个人陪、多一个人帮你分担, 你终於不再孤单了,至少有一个人想着你、 恋着你,不论做什么事情, 只要能一起,就是好的。

#转载  

我想喜欢你,仅此而已

单身时间越长,也越不知该怎么去爱一个人,离的太近,怕被嫌弃,拉的太远,怕被忘记,脑子里搜刮了一堆甜言蜜语,又怕说出来彼此腻味,太主动怕不被在意,太冷漠怕被误解,如果在我们的心里,能伸出两只手,紧紧的拉在一起该有多好,这样我就不用语言行为来表示我对你的——喜欢。

#转载  

太礼貌男生

太礼貌男生家教很好。“谢谢”等等礼貌用语常挂嘴边,从不闯红灯,开车不超速,吃饭时懂得帮女生拉椅子、推门,先递菜单给对方,每次都会把女孩送回家,一定要看着女孩房间灯亮起来才离开。他温文尔雅,和异性的距离从不过火,身边像长了一个半径为一米的隐形圆圈。按理说,他是个很能给人安全感的类型。

#转载  

台湾的主人

我流窜台湾,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两眼放光,因为又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每天傍晚七点左右,我住的小酒店旁边那个巷口就会准时涌出不少男女,拎着制式相近的袋子站在路边,秩序井然、蔚成建制,仿佛在等待一件重大的事……等我吃完便当返回街口,人们退潮般忽又不见了

#杂七杂八   #转载  

看的见的台湾

2013年,也就是当地人爱说的民国102年,季风开始的时候,我流窜到了台湾。风像醮了水的雨刮器一样缓缓刷过,云压得很低,适合文艺小清新坐在九份老镇的石梯上看渔火点点,念叨一句侯孝贤的台词:每个人都是一座岛屿,每个人被流水一样的时间封锁了起来。

#杂七杂八  

李承鹏:兄弟

我小时候住过的打金街,是川西大粮仓向东向南的必经之路。薄雾弥漫的清晨,轰隆隆常会跑过一队队望不到头的军车,上面是一袋袋白花花的大米,因为,南边那个兄弟国家实在太饿了。

#杂七杂八  

李承鹏:写在5.12的爱国帖

那年油菜花比往年晚开了整整一个月,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那时人们还相信专家,专家说花期推迟很正常,青蛙上街很正常。那天我正在书房赶一篇文章,地动时还以为家猫在脚下调皮。直到满书架的书往外飞,才明白是地震。

#杂七杂八  

韩寒:太平洋的风

对于台湾,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侯孝贤和杨德昌的电影里。后来魏德胜和九把刀又加工了一下。我喜欢的作家,梁实秋,林语堂,胡适也都去了台湾,而且他们都和鲁迅吵过架。当大陆穷的时候,台湾有钱,后来大陆有钱了——确切的说,是政府和小部分人有钱了,台湾又有了……

#杂七杂八  

李承鹏——《外挂》

当您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刚做了一个艰难的试验:下载了一个360,用QQ上网聊天,然后挂了。 当你看到这个试验结果的时候,我刚刚做了一个艰难的比喻:QQ是拥有四亿嫖客的小姐,360是流氓避孕套,在戴套还是不戴套的问题上双方没达成一致,最后小姐宣布凡用该避孕套的一律不允许来嫖。

#杂七杂八  

蔡康永:给这无聊世界的有趣短信

上段恋情,全心投入,结果重伤。于是这次恋爱怕受伤,就很保留。这意味着:上次那个伤你的烂人,得到最完整的你,而这次这个发展中的情人,得到个很冷淡的你。我知你是保护自己,但这若是做生意,你这店一定倒的。永不再来的恶客,得到最好服务,而新客上门,却备受冷落,这店怎么不倒?

#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