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即将永远25岁的自己

Scroll Down

很久很久以前,依稀记得时不时有阿姨边调戏一个正太,边乐呵呵的询问:孩子多大了?我妈回答:实岁XX,虚岁XX,从那时起我的脑海中就有了实岁和虚岁这个概念,但是至今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对于年龄的界定会有两套不同的标准。当有朋友问我几几年生、多少岁,我如实回答后,就有些人爱在我报的数字基础上加个2,而对于这种篡改的现象我还不能予以纠正,生怕会遭到"装嫩"的嘲讽。这感觉如同一个宅男每次被淘宝上的雄性店主追着喊着亲,亲,亲,恶心透顶像被强吻一样,然后还要为了省钱,用个女号跟那些店主说“哥哥,包邮么”,“哥哥,再便宜点呗,我钱不够了,55555”……企鹅这东西一直以来就不受待见,但有一点让我喜欢,当你在"我的资料"中输入实际的出生年月之后,"年龄"一栏便会有准确的数字落入其中,不矫情不造作。在这个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世界,当你对自己的年龄都已模糊不清的时候,还有这方寸之间的小地方能时不时的把你拉回原来的轨道,这是多么令人庆幸的事?!然而再过几个小时,那栏数字即将变为"26",也预示着新篇章将要开始之际,我觉得有必要对那个即将永远25岁的自己说些什么,写点什么。


本以为能安安心心的度过这个和往年一样但却又有点不一样的生日,然后平淡的给本周画上一个休止符。可谁知又因为突发状况,上面又下了死命令,上回是加班两个月,这回竟然用了上"通宵工作"的字眼。原本一直苦恼于如何给自己这两年的工作定义个主题,"逼良为娼"再适合不过,现在似乎还应该加个定语"状况不断"。在公司外行人眼里我们有个响亮的名字:攻城师---好似开疆辟土无所不能;可是在我们自己眼里我们其实就是:码农---背靠座椅面朝code,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脑浆;而在"老板们"眼中我们则是不折不扣的:程序猿---一种头部以下退化,头部以上还保持原有机能的特殊物种!所以这也造就了我们在公司中弱势群体的地位,更有了许多与众不同的体验。曾经,被每天填写1000个测试用例虐过,被莫名其妙的公司制度耍过,被几万行的垃圾代码恶心过,无选择的被安排去弄清没什么人知道的GIS,被尴尬的叫去面试薪水和经验都高我几倍的项目经理……最最最重要的就是本以为能与java咫尺天涯、相濡以沫,谁知造化弄人竟被人为的调去做.net,从此断肠人在天涯,相忘于江湖。时时念叨此事,倒不是因为有多喜欢java,或是在java上有多牛,而是耗尽精力去学习的东西,最后却没机会派上用场,并且在时间的年轮下还将渐渐遗忘它,那种"怀孕不育"的尴尬有几人知?!


就这样,在这条"逼"良为娼的道路上已是第"二"年,转眼成了"二逼"。和朋友说过遭遇、抱怨过、无奈过、赌气过,除了获得"跳槽"的建议外似乎也没其他更好的启示。当初天真的以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能生存下来,到外面你还会怕那些"地沟油"么?可是呆得越久越发现似乎离不开这个位置,环境适应了,基友也有了,每天还有数不清的任务,每个月还能时不时的加班,除了妹子少了点、工资低了点、同事闷了点、领导装逼了点、老板傻了点、制度坑了点、莫名其妙的事多了点……没什么不好的。(艹,受虐体质!)其实很想走,其实不想留,但是由于性格使然,在这样的事情上没有足够的把握我很难会坍塌时时的迈出那一步,我讨厌心中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或许在别人眼中这样有点孬,太过畏畏缩缩,可是人生的篇章始终是由自己书写,与他人何干?!

本想说一千道一万,可写东西靠的是兴致,一想到明天好好的生日竟在加班中度过,什么想法都没了。


我以为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 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 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 总有残缺 我走在 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 我怀念 过去单纯美好小幸福 爱总是让人哭让人觉得不满足 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 好孤独 天黑的时候 我又想起那首歌 突然期待 下起安静的雨 原来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给我听 下起雨 也要勇敢前进…. 我相信 一切都会平息
<天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