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2.1-2.5]品尝单身

Scroll Down

工作:

周三一开始上班就得到一个坏消息:胖子要走,心情顿时低落了很多。在这个公司能真正交心、学习的朋友真的不多,康少算一个,胖子算一个,国雄算一个。康少属于那种有资质的类型,只要他肯努力在我看来没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当然这单就编程而言);胖子和国雄一样都是踏实肯干的类型,但还是有些区别:胖子个性相对开朗为人好接触,时常能讲些搞笑的段子博大家一笑,而国雄就显得死板些,但从他身上却能获得更多的动力。一个个我能从他身上获取能量的人就这样陆续的离开身边,怎么高兴的起来?

这周的后几天一直在思考今后的路,胖子离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资问题,和他深入讨论之后才知道:张总有提加薪的事,想整个部门加薪10%,最后被公司驳回了。一听这事我就来气,全加10%那我和胖子的工资还是部门最低的,贫富差距还是没变,那么凭什么做的都是同样的内容而我们的工资是最低的?如果是真心想留住人才,你难道不会对极个别工资低但是工作量和工作效率都和其他人一样的人给予特殊的照顾?越来越不待见这公司、这制度、这高层!

周天定的笔、笔记本都到位了,下面该是认真拼的时候了,老子得玩命!必须玩命!!!



生活:

周五晚上,初中圈的兄弟聚会,从之前一直4人的规模一下子增加到7人,感觉还蛮不错的。江小让和小黑是一如既往的少言少语,还好在鱼眼迟到的情况下有卫星的撑场以及我的互动才显得聚会不那么沉闷。卫星和鱼眼由于见的世面多、接触的人广再加上头脑灵光,所以说话很有笑点。我可就不行了,以前还能和他们“针锋相对”一下,现在自己都觉得脑子和嘴巴都不灵光了,这程序员做着做着平时话就少周围还是些话更少的人让我怎能不退化?以后怕是要多看看帖子之类的能练练脑子的东西了。

周六在曾小星的婚宴上,鱼眼把我追某人的事脱口而出,一个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他的人知道你的情感经历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就好像你半裸的站在他面前一样,更重要的是我担心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后,我会更加的畏首畏尾,很明显的一点就是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开始对今后的行动越来越不知所措,好似有人念着紧箍咒。晚上我就这件事通过短信同鱼眼沟通了一番,以保证影响不会继续扩大。有些事我想放在心底,偶尔的和兄弟分享,回忆一番后发出岁月蹉跎之类的感叹而不是别人酒桌上的谈资。

周天下午,鱼眼打电话告诉我碰见昨天说的那位,当下我就懵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怎样的反应。本来能获得她的消息我应该稍许开心,因为至少我能确认她还暂存于我的世界中,哪怕是那么稍纵即逝的一两秒而已。可显然我太高估自己……晚上,莫名其妙的再一次搜索她在网上的痕迹,基本没什么收获最后还是指向了她的空间,看着空间相册中每一个开朗微笑的她我能感受到她生活的美好。然后再看看自己的空间相册,发现展现的同样也是生活美好的一面,这或许是我和她在平行空间中唯一的羁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