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7.25-7.31]这又是起点

Scroll Down

工作:

1、记不得周二还是周三,被张总叫去“聊天”。大致内容就是有关他对我的职业安排,以及我自己的职业规划。有些事情真的是要深入沟通之后才会清楚各自的立场并逐步开展求同存异的过程。问了自己很多遍:是否真要继续Java的道路,纵使在这个职业起步的初期自己“被”分配到.net组;纵使张总把GIS这块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前景多么的好,公司多需要这样的人才?可回答依旧偏执:是!不知道原因知道很想很想。思考1天后,发现研究GIS和做Java其实并不冲突,同样都是编程的一个部分,我为什么要进入一个小巷思维:必须选择一种?正如我现在一边做.net一边在晚上学习java知识。况且,我知道自己还未达到极限。JAVA,等着吧我就不信自己回不到你身边!

2、本以为既有自己5楼的小办公室,又能在7楼的监控室中工作这样的小资状态能一直持续很久。没想到自己的5楼“小窝”那么快被张总收了回去,安排给硬件组人员(2人)和一个怪才。30㎡的办公室啊,原来也就5个人的阵容,再安排3个人进来没什么问题,况且我们也是中午休息的时候才使用这个办公室,跟新加进来的人又不冲突!凭什么要收回我们先遣部队所争取的权利?凭什么不让我们在这个地方休息?硬件部的人安排进来也就算了,凭什么和我们做一样软件开发的WZQ也能一同安排在这里而把我们剔除?我知道:现在没有过硬技能的我,价值无从谈起,所以张总可以任意妄为的不顾我们的感受进行这样“强拆”似的安排!那种无力保护自己东西的痛苦感觉这一年我都不会忘记!等着吧,一年后的7月我一定会报鸠占鹊巢之仇的!



生活:

1、趁着贺老师再回福州的机会,周五又组织了一次初中聚会。这回的贺老师总觉的更像我们印象中的她,而去年也差不多这个时候看见她,在面容上有种说不出的沧桑感。有幸也见到了两个师弟,举止谈吐都挺大方的,不怵生,让做为师兄的我颇为喜欢。本来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消耗战准备了,谁知贺老师的一声令下,活动在11点多左右就顺利结束了。在措手不及的同时心中窃喜。

2、每次贺老师的到来,都预示着我跟她的见面。这次见面我更是耍了不小的心机:将所有的组织、联系工作都交由她处理,自己只是时不时的为她出谋划策亦或是帮个小忙什么的。看她组织聚会的整个流程都井井有条、循序渐进,期间还能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毫无疑问“贤内助”认证绝对非她莫属。聚会上由于位置等等的原因,我俩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在几个不经意间的扫视时目光总会不自然的落在她的身上。不知咋得这回见到她觉得又动人几分。依旧谈吐大方,依旧开朗可人,依旧闲庭自若,依旧……得亏“惦记”她很长一段时间了,这回还准备了两份小礼物,要不再不动手连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的机会都没了。最后,一切都照着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着:a、送她回家,b、送上礼物,c、相互了解。

3、似乎是真想恋爱了,聚会后老是会想些与她有关的事,多的让我现在都想不起来。更有意思的是:第二天想通过与DW的闲聊套套她的话,没想到她竟然先开诚布公的告诉我“CMY还没有男朋友”,原因是工作的地方没有青年才俊,听此消息后不禁欣喜若狂。既然人家这么开诚布公了,我也要坦诚相待啊,遂把对CMY的爱慕之情表露无疑。随后得到的就是高兴并支持的回应。趁着那股欣喜若狂的劲,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许多之前都不敢想的“后招”。虽然心生许多计划,但生性多疑的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之前资料的可靠性。或许我的性格就是这样,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把所有的事都掌握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故在贺老师回到长沙后的下午找到了和她聊天的机会。这回是我先开诚布公,同样获得了意料之中的高兴与支持的回应,只是这回贺老师没有过多询问CMY的现状所以她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让我静待消息。总之,是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前提是她没有男朋友的情况下)。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