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7.11-7.15]愤懑的需要冷静

Scroll Down

工作:

周二还是周三的时候,被张总叫去参加了个“圆桌会议”。主题就是考虑让我去深入研究GIS这块的内容,想征求我的意见看看是否对这块感兴趣。其实我现在最感兴趣的是Java,每天都在惦记着什么时候能在.Net学成后上演王者归来进入Java组的好戏,但是我知道这要经历一段很长并且相当艰苦的过程。当然,我并没有把这个想法全盘托出,因为我知道就目前研发部的情况,张总是不会贸贸然的允许我的“转战”,毕竟.Net组还太稚嫩了经不起折腾。关于GIS,我来说也算是个未知的领域,谈不上感兴趣,就是对自己陌生的事物有着莫名其妙想深入了解的好奇心,加之我们的平台无论是Web端还是C/S部分都有这块的内容,如果掌握了其中的内容或许能成为我进入Java组的契机。另外张总其实有两个侯选名额,可事先找我约谈明显对我的做事态度以及能力都有一定的肯定,在他心中我是第一侯选排名,所以我也没必要拒绝他的安排,毕竟在我看来无论对他还是对我来说这都没有坏处。于是乎,我揽下了这个任务。

周五,一周的愤懑达到顶点。这一切源于无聊的回归测试!1、当初测试时的一些问题提交给SL公司,他们又原封不动的发回来,说他们那边有数据我们这边没数据显示是因为我们数据库中没有福建数据的问题。就这样他一来我一回的僵持着,反应给上头也没什么改进。2、现在有4台数据库服务器,改造时用241的,测试时用44,演示时用103,分布式数据库101/102,每台数据库中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而且在这几台数据库中切换,谁都不能保证会出什么问题。这不,周五测试,我们把问题反映给SL,并给他们44的地址让他们去测试下,谁知我们公司本部那边又因为访问量大把人家的IP拒绝在外。而研发部因为张总出差,协调度差到一种极致,一会儿说换103,一会儿又说在241旁边那台再部署个数据库服务器,一会儿又说和公司的协调下,别屏蔽IP了,限速就行, …… 就这样时间在他们犹豫的定夺中流逝,而我却最讨厌这样的局面!



生活:

周六,WHY准备买手机,约我出来帮他一起参谋参谋。中午和他吃饭的时候我们又一个劲的聊了起来:工作中的事,在泡的女人,红十字会,跳槽,中国体制,手机选择……任何话题都聊的不亦乐乎。有时候,忙完了一周的工作,与志同道合的人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说说彼此间的观点,我觉得除了身心愉悦外还是个不错的减压方式。

晚上,姑姑、姑父邀请我们家去胡吃海塞,一大桌好吃的东西让我不亦乐乎。姑父在卫生局工作,这样的免费晚餐也是吃惯了,今天有幸能沾沾光感觉真不错。回来的路上无意间想到一个问题:我们自己一直评论那些以权谋私的人,这样的人在中国一抓就是一大把,可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或多或少也能间接的享受着以权谋私带来的好处,那时的我们只会选择同流合污,那我们又怎样有资格去议论这样的不好?!中国人一直说什么光明磊落,可是我却觉得我们很少能光明磊落起来。